<code id='t0yp'><strong id='t0yp'></strong></code>
  1. <i id='t0yp'><div id='t0yp'><ins id='t0yp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ins id='t0yp'></ins>

    2. <span id='t0yp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t0yp'><strong id='t0yp'></strong><small id='t0yp'></small><button id='t0yp'></button><li id='t0yp'><noscript id='t0yp'><big id='t0yp'></big><dt id='t0y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0yp'><table id='t0yp'><blockquote id='t0yp'><tbody id='t0y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0yp'></u><kbd id='t0yp'><kbd id='t0yp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t0yp'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t0y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t0yp'><em id='t0yp'></em><td id='t0yp'><div id='t0y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0yp'><big id='t0yp'><big id='t0yp'></big><legend id='t0y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t0yp'></dl>

          出軌之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
          • 来源:很色的漫画_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_很污很黄细致多肉小说

          方曉跟朋友約好去大眉山露營。周末,一大早,他收拾好行囊開車出發。開瞭沒多遠,他忽然看見爸爸的轎車。方曉想,老爸可是真夠忙的,為瞭公司的生意,周末也不得休息。

          老爸的車也開往郊外,方曉就跟在老爸的車後面。一會兒,老爸的車停在瞭路邊,一個年輕女子麻利地上瞭車,車又開走瞭。這個女的方曉從沒見過,看上去也不像是老爸生意上的夥伴。方曉決定跟上去看個究竟。

          老爸的車三繞兩繞,竟開進瞭一個高檔住宅小區。方曉隱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隻見老爸和那女的下車瞭,他們竟然拉著手往樓裡走。方曉的頭立刻大瞭,沒想到平時一本正經的老爸竟然包起瞭“二奶”!

          方曉再也沒有興致去露營瞭,老爸這樣做實在是太不負責任,也對不起媽媽。

          方曉的媽媽原先在一傢效益很不錯的事業單位工作,在爸爸事業最困難的時候,她毅然辭職,幫助爸爸創業,歷經風雨,患難與共。爸爸的公司走上正軌後,媽媽又急流勇退,全心全意地打理傢務、相夫教子。方曉不敢想象如果媽媽知道這件事會有多麼傷心。為瞭媽媽,為瞭這個傢,他必須做點兒什麼。

          又是一個周末,一個穿著入時的女孩子從一傢商場裡走出來,忽然,一輛小汽車從拐角處駛出,一下子把她碰倒瞭。從車上下來一個小夥子,滿臉驚惶地說:“真對不起,你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女孩子沒受什麼傷,但開車的小夥子不由分說把她扶到車上,送進醫院。路上他們互相作瞭自我介紹,小夥子名叫曉飛,女孩子叫王蘊涵。

          看著高大帥氣的曉飛,王蘊涵的心中漾起一股暖流。

          到瞭醫院,曉飛把一個包遞給王蘊涵,說道:“這是你的吧,你看看有沒有少什麼東西。”王蘊涵接過來看瞭看,說:“我的手機不見瞭。”曉飛面露難色,然後打瞭一個電話。不一會兒,就有人送來一部最新款的手機,還有一張電話號碼卡。曉飛說:“都是因為我,害你丟瞭手機,這是我叫人去買的,你先用著。但願不會給你帶來不便。”盡管王蘊涵因為丟瞭手機有些不高興,但人傢已經把話說到這個分上,她也不好再說什麼瞭。

          接下來的幾天,曉飛每天都要到醫院去看望王蘊涵,而且一天送兩次鮮花。他好像知道她的心一樣,每次都送那種漂亮的荷花。他跟她聊天,常常把她逗得哈哈大笑。曉飛不凡的談吐和風度,加上帥氣的相貌和富裕的傢境,對任何一個姑娘來說無疑都極具吸引力,何況王蘊涵隻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。

          其實,曉飛就是方曉,而王蘊涵,就是他父親在外面包養的“二奶”。

          在王蘊涵住院的這幾天,方曉發現老爸總是心神不定,話也少瞭。他心裡那個氣啊,心想老爸真是老糊塗瞭,竟然為一個“二奶”魂不守舍。

          轉眼到瞭王蘊涵出院的日子,方曉開車去接她。他以為王蘊涵會帶他去那套位於高檔住宅區的房子,他也想去那裡看看,看看老爸為瞭這個女人付出瞭怎樣的代價。但是沒想到,王蘊涵卻讓他把車開到瞭她自己租的出租房門口。在這裡,方曉第一次親吻瞭王蘊涵。王蘊涵沒有拒絕,盡管她很羞澀。

          自從王蘊涵出院瞭,老爸的情緒又好起來。方曉決定要加快行動,於是決定帶王蘊涵出去旅遊。

          可是這天當他剛把王蘊涵接上車,就有一個漂亮的女孩攔住瞭去路。方曉吃瞭一驚,正是他的女朋友李菲瑤。李菲瑤在老爸公司的項目部工作。

          隻見李菲瑤柳眉飛揚,滿臉怒氣。怎麼辦?方曉快速地想著辦法。坐在車裡的王蘊涵看看李菲瑤,傻子也知道是怎麼回事瞭。方曉隻好硬著頭皮下車來,但是他不知道該怎樣跟李菲瑤解釋。

          李菲瑤氣哼哼地說:“好啊,你竟然腳踩兩隻船!快說,這是怎麼回事!”方曉隻好把戲演下去,說:“咱倆的關系早就結束瞭,她才是我的女朋友,請你好自為之吧。”說完開車揚長而去。

          接下來,方曉和王蘊涵的關系突飛猛進,王蘊涵已經越來越離不開方曉瞭。

          沒過幾天,方曉就發現王蘊涵脖子上多瞭條金項鏈。他裝作很生氣的樣子,說:“你怎麼戴這麼難看的東西,是別人送你的吧?”王蘊涵說是一個朋友的,她隻是借著戴幾天。方曉說:“現在誰還戴這種東西,你要真喜歡的話,我給你買條更好的。”

          第二天,王蘊涵脖子上的項鏈就戴到瞭媽媽的脖子上。方曉很為媽媽感到悲哀,同時對爸爸更加不滿瞭。

          又過瞭幾天,方曉說自己新交瞭個女朋友。此言一出,爸媽都大吃一驚,尤其是媽媽表示強烈反對。這麼長時間,他們已經接納瞭李菲瑤。可是方曉卻說出瞭李菲瑤的諸多缺點,並說:“我就這麼定瞭,你們反對也沒有用。”爸媽也沒有什麼辦法,兒子的婚姻大事最終還是得由兒子自己定。

          方曉很內疚,他感覺非常對不住李菲瑤,他真想找個時間跟她好好解釋一下,但是隨即又打消瞭念頭。暴露自己的計劃是小事,那樣的話傢裡這檔子醜事就讓她知道瞭,以後一傢人怎麼相處啊。所以他決定還是再忍一忍。

          這天,跟王蘊涵一起吃過飯,他們談起瞭今後的打算。王蘊涵說想開傢屬於自己的公司,目前就是缺少資金。方曉說:“這個得等到時機成熟瞭再說,到時候我會出一部分錢的。”王蘊涵卻說道:“誰要你的錢,我自己會想辦法。”方曉心想,你還不是向我老爸要錢。沒想到王蘊涵問他:“你認識方士安嗎?”方曉心裡一緊,這正是老爸的名字。他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回答:“聽說過,好像是個大老板。怎麼,你認識他?”王蘊涵撒瞭個謊說:“我不認識他,但是我有個朋友好像跟他挺熟的。”

          “那你想幹什麼?”方曉故意問道。

          “現在有個人想出大價錢購買方士安深龍一號工程的方案和投標底價。”

          方曉驚得汗都快出來瞭。他知道深龍一號工程是省城一座大橋的建設項目,投資巨大,好幾傢公司都在爭取。爸爸這些天一直在忙這件事,前幾天去北京就與這個工程有關。現在居然有人暗中使壞。他仍然不動聲色地問:“你能有把握弄到這麼機密的文件?”

          王蘊涵咯咯一笑:“隻要我想的話就沒有什麼難的。但是這樣做未免太小人瞭吧。”

          方曉卻靈機一動,說道:“傻瓜,到手的肥肉都不吃,你還開公司呢,下個世紀吧!”王蘊涵說:“不行,我做不來,再說我那朋友也不會同意啊。”

          方曉勸道:“你可以多給她些報酬啊。機不可失,失不再來。你要把握好啊。對瞭,你那閨密跟方士安什麼關系啊?”王蘊涵臉一紅,沒有回答,方曉也沒有再問。

          接下來幾天,方曉不斷地給王蘊涵鼓勁,讓她一定搞定這個事情。王蘊涵拗不過,隻好同意瞭。接下來兩人商量瞭一個方案。

          方曉知道老爸有個習慣,貴重的東西都會放在手提袋裡,並隨身攜帶。他從公司得知,深龍一號工程的方案和報價已經做出來瞭。這天在傢,他感覺老爸一會兒要出去找王蘊涵,於是就把兩套方案掉瞭包。

          果然,王蘊涵很順利地得到瞭方案。但是方曉卻不讓她馬上轉交那個人,他要等到臨近招標時候再交出來,這樣即使對方發現有什麼破綻也沒有時間再修改。

          離招標隻剩下一天瞭。方曉陪同王蘊涵到瞭一傢飯店。方曉在汽車裡看著一個年輕人拿走方案並給瞭錢,這才放下心來。

          招標會就在省城的一傢五星級賓館進行。方曉的老爸親自出場,對這個項目他是志在必得。方曉和王蘊涵也悄悄前去會場。

          到瞭現場一看,有三傢公司參與競爭,其中有一傢叫做偉鵬的公司讓方曉一驚,這不是舅舅的公司嗎?以前都是他們兩傢由一傢把項目拿下來,然後一塊做。可是這次,舅舅竟然單幹瞭。可是舅舅這段時間正在國外啊。

          盡管偉鵬的實力也很雄厚,但是與老爸的公司相比還是有差距。另一傢叫萬廈的公司方曉也聽說過,實力就差遠瞭,基本上是來陪太子讀書的。看來這次真是同室操戈瞭。不過他有信心,老爸取勝的機會更大。

          “你看那個人,”王蘊涵指著一個年輕人,正是買他們方案的那一個。然而讓方曉吃驚的是他竟然跟在表哥劉毅的身後。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受他尊重的表哥會做這種事情。方曉肺都快氣炸瞭。心想一會兒看你的熱鬧吧。

          投標在順利進行著。最終的結果卻讓絕大部分人大跌眼鏡。勝出的竟然是名不見經傳的萬廈公司。

          從省城回來,爸爸就病倒瞭。這次打擊對他實在是太大瞭。當時結果一出來,他的第一感覺是其中有假,肯定是有人作弊。但是這次招標受到方方面面的關註,現場甚至就有司法部門和紀委的人,作弊的可能性很小。最後看瞭萬廈的方案和價碼,的確是最優化的。

          表哥劉毅找到瞭方曉,說:“我今天請你吃飯。”

          方曉氣得臉紅脖子粗,罵道:“你還有臉請我吃飯啊。”

          劉毅把方曉拉到飯店,邊喝酒邊說:“我們這次是敗得太慘瞭。我原來是有很大的把握的。”

          方曉說:“偷瞭我們的方案,你當然有把握瞭。”

          劉毅先是一驚,“怎麼,你知道瞭?”方曉沒有說話,隻是瞪著他,看他怎麼解釋。

          劉毅嘆瞭口氣:“真是陰差陽錯,開始時我們公司自己準備的方案比萬廈的要好。可是都怪你提供的假方案。其實初看,我也感覺到這個方案肯定有問題,但是沒有時間考慮瞭。隻得臨時把兩套方案折中瞭一下,沒想到敗在瞭萬廈的手下。看來我確實太不成熟瞭。怪不得你舅舅不放心把公司交給我。”

          方曉禁不住一陣心痛。這個工程兩傢都沒有得到,便宜瞭外人。不過他感覺到這裡面很蹊蹺。

          劉毅從包裡取出來一部手機,放在方曉的面前,打開播放,裡面放的竟然是那天王蘊涵跟那個年輕人交易的畫面。

          “認識這個女人嗎?”劉毅問道,“我的目的其實還有一個,就是我得讓姑父知道是誰在出賣他,姑父真是越老越糊塗瞭,竟然背著姑姑包二奶!”

          方曉問:“你早知道瞭?”

          劉毅點點頭,說道:“我是偶爾一次碰到他們的。我很恨那個女人,但是我這個小輩又不能去勸說。再說這種事一旦點破,大傢都下不來臺。所以我就想把這個偷拍的錄像送給他看。到時候他準會把那女的打發走。”

          過瞭幾天,老爸的心情好些瞭。正好媽媽也向方曉提出來要他把女朋友帶回傢來看看。方曉乘機又把女朋友誇瞭一番,並誇張地描述瞭戀愛的經過和兩人的親密程度,把老爸老媽的心裡弄得越發癢癢。當然這些都是經過他添油加醋編排的。末瞭,他甚至還宣佈他們已經同居瞭。媽媽訓他真不害羞。老爸也在一旁搖著頭說:“現在的年輕人就是不莊重。”其實是他撒瞭個謊,他們的關系也僅停留在接吻擁抱上,方曉一直把握著最後的底線。

          這天正好是周末,劉毅也來湊熱鬧。大傢都期盼著方曉那美麗女朋友的到來。老爸老媽更是翹首以待。一桌美食早就準備好瞭。臨近中午,方曉他們來瞭。

          首先驚呆的是老爸和王蘊涵。方曉看著他們那慌亂的眼神,心中別提多痛快瞭。劉毅一看,心中也就有數瞭。

          方曉笑著向大傢介紹。當把王蘊涵介紹給老爸的時候,老爸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,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。王蘊涵更是很不自然。

          老媽把方曉拉到一邊,有些不滿地說:“你就這眼光?”因為她還惦念著李菲瑤。

          方曉說:“我爸的眼光就這樣。”發現自己說走瞭嘴,趕緊道:“媽,您別著急,說不定以後還有變數呢。”媽媽一時弄不明白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。

          老爸在公司裡下令徹底調查工程方案泄密的事情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在王蘊涵的出租房裡,方曉平靜地說道:“該說的我已經說瞭,你走吧。這裡根本不適合你,再這樣下去,你會毀瞭我們全傢,對你的前程也不好。那時候結果可就不是今天這樣瞭。”說著遞過來一張卡,“這些錢夠你實現自己的理想瞭。”

          下午,在一傢餐廳,方曉聲色俱厲地問面前的李菲瑤:“你為什麼這麼做?”

          李菲瑤生氣地說:“你還問我?你怎麼不問問你為什麼那麼做?我們相戀瞭三年,你說分手就分手瞭,你傷人還不夠嗎?我把方案給瞭萬廈,根本就不為錢,就是要報復你!”

          方曉痛苦地閉上瞭眼睛。他本想等把王蘊涵的事情處理完就跟李菲瑤合好的。可現實太戲劇化瞭,也太無情瞭。

          一場出軌引發的風波結束瞭,但是對每個人帶來的影響卻各不相同。老爸再也沒有見過王蘊涵,他現在已經陷入瞭深深的痛苦和自責之中。而自始至終被蒙在鼓裡的媽媽,卻還在為方曉和李菲瑤分手感到惋惜。